61 番外:我有你(下)

推荐阅读: [综]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小甜梨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重生九七小甜妻[综英美]我还只是个孩子啊!交换影后[综]她来自地狱从今天开始当城主逆天邪神七十年代洗白史军门之废少逆袭心尖乖宠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穿书)土系憨女(快穿)翻滚吧,金手指!混乱中立[综英美][综英美]纽约今天还好吗穿越后,我有四个孝顺儿子七零娇气小媳妇

出门计划取消,因为易晖从包里掏出厚厚的两打红内裤。

“这个不能自己买,必须别人送才行。”家里没别人,易晖把新内裤拆了摊放在床上比划,“是你平时穿的尺寸,应该差不多吧?”

周晋珩伸手拿过一条:“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完就开始解裤带,易晖从床边一跃而起就要往外溜,被周晋珩一把按住:“跑什么,我身上哪儿你没见过?”

易晖扭头闭眼,一副非礼勿视的君子模样:“好、好多地方没见过呢。”

想着平时做游戏的时候易晖总是要求关灯,周晋珩勾唇一笑:“就算没看过,摸总摸过吧?”

两人住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有四年之久,易晖仍适应不了周晋珩的调戏逗弄。过去这种情况发生得少,现如今频率一天比一天高,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得病了,一听到周晋珩开口就脸热的怪病。

“没、没都摸过。”易晖目光闪烁, “你别瞎说。”

周晋珩手上使劲,将他拉的更紧,胸膛从后背贴上来:“那……趁现在多摸一摸?”

易晖面红耳赤地拒绝了,听见周晋珩埋在他肩窝里哼了一声,不满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易晖最是受不了周晋珩撒娇,高高大大一个小伙子,在他面前一噘嘴,用小孩子讨糖吃的口吻说话,他恨不能立刻举手投降。

可这会儿还是白天,窗外太阳明晃晃挂在天上,白日宣淫什么的对他来说太过惊世骇俗,易晖想了想,退一步道:“天还没黑呢,先、先干点别的吧?”

“那你给我画幅画。”周晋珩立刻来了精神,“你都好久没画我了。”

寿星公的要求不好一再拒绝,五分钟后,易晖把画板调整到合适高度,抬眼看见横卧在沙发上几近全裸的年轻男性身体时,条件反射地先咽了口唾沫。

周晋珩身材很好,肩宽腿长媲美模特,再加上长期健身的关系,覆在身上的肌肉厚薄适中,优美而不夸张,尤其是腰臀一带,整齐的块状腹肌和隐没在内裤边沿的人鱼线,让人看了只想……只想把那老土的大红内裤扒掉。

易晖指指沙发旁边的毯子,不自在道:“盖一下,下半身。”

周晋珩长腿一伸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手沿着内裤边沿伸了半截大拇指进去,扯开松紧带又“啪”地松手让它弹回胯骨:“不用,就这么画。”

易晖被这称得上色 情的动作弄得晕头转向,唯恐他又做出什么超纲的举动,拿起铅笔,抿唇画了起来。

学画的时候人体是必修课,不过易晖生性内敛又容易害羞,都是照着雕像或者照片画,这是他第一次对着真人下笔。

幸好周晋珩的身材比例他很熟悉,闭着眼都能描出大致框架,因此没怎么抬头看。草图完成后,易晖就缩着脖子躲在画板背后细化加工,从周晋珩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毛茸茸的发顶。

“是在画我吗?”周晋珩疑惑道,“怎么都不抬头看我?”

声音隔着画板传来:“看过了。”

周晋珩挑眉,又有了好主意:“再看一眼呗,我换了新姿势,你看看怎么样。”

几经纠结,易晖慢吞吞地伸长脖子,露出一双小鹿般水润的眼睛,在对上周晋珩直勾勾望着他的视线时,又麻溜缩了回去。

周晋珩果然换了个姿势,慵懒地单手拖腮,扯着嘴角似笑非笑,在目光相接的瞬间吹了一声口哨:“别这么严肃嘛大画家。”

易晖的心差点跳出来,躲在画板后面猛拍胸口。

“怎么了,不舒服?”

周晋珩站了起来,赤脚向画板走去。易晖一时不知该捂眼睛还是挡画板,手足无措下被周晋珩弯腰从背后圈住肩膀,制住胡乱扑腾的胳膊:“嘘——让我来看看画得像不像。”

易晖便不敢动了。

周晋珩改成单手搂他,腾出一只手拿过他手里的铅笔,鼻间悬在距离画纸不到一厘米的地方,从头部开始指点道:“脸不错,把我画得更帅了……胸肌是这个形状吗?有没有仔细观察?……腰也不错,一看就是大画家喜欢的腰……不过这里……”

修长的手指动了动,用铅笔在腰以下腿间的部位轻轻一圈,周晋珩皱眉道:“这里不够写实。”

热气喷薄在耳边,易晖被他弄结巴了:“我我我知道,还、还没画到这儿呢。”

周晋珩轻笑出声:“你知道?”

“……嗯。”

“是吗?”周晋珩坏心眼地向前挺腰,嗓音带了几分沙哑,说悄悄话般地靠在易晖耳畔,“你摸摸,它都被你看硬了。”

————此处省略————

领证那天晴空万里,周晋珩没戴墨镜和口罩,大大方方地开他的红跑车,载着易晖前往民政局。

过程很顺利,填个表盖个章宣个誓,不到半小时就拿到新鲜热乎的证了。

走到门口,周晋珩意犹未尽,把两个小红本摊在掌心端详:“就这么搞定了?”

易晖说:“要是觉得不够,还可以离个婚。”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周晋珩头摇得像拨浪鼓,把结婚证揣兜里收好,牵起易晖的手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接到江一芒的电话,听说他们今天领证,江一芒在电话里鬼嚎一通,然后很八卦地问谁求的婚。

接电话的是易晖,他开着免提,支支吾吾地说是周晋珩。

江一芒又问怎么求的婚,是不是特别隆重特别盛大令人终生难忘,驾驶座上在开车的周晋珩干咳了几声,易晖也说不出口,糊弄道:“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难得有空,两人先去店里转转。

那些炫目浮夸的装饰还没拆干净,听店员说是为求婚准备的,易晖憋了半天还是笑出声来:“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当我是小孩儿吗?”

周晋珩摸摸鼻子,后知后觉有点丢脸,强词夺理道:“你不就喜欢这样的吗?”

易晖没否认,拿起挂在窗户上的一串彩带放在周晋珩头顶,笑得眯起眼睛:“不过这个比绿帽子好看多了。”

花了半个月时间思考、三天时间布置现场,最后却在床上求了婚,居然还被答应了。

周晋珩每每回想当时易晖看着他说的那声“好”,都觉得极不真实,像在做梦一样。

叶钦也打来电话询问进展,为了关心易晖强忍对周晋珩的嫌弃,还是在听说求婚很随便的那一刻暴跳如雷。

“你干什么吃的,戒指都没给他?……算了别给了,让晖晖收拾收拾在家等我,我去接他。”

周晋珩:“接他去哪儿?”

“接他回娘家,然后跟你离婚!”

“我没强迫他跟我结婚。”周晋珩底气十足道,“我刚开口,他就同意了。”

叶钦气得摔了电话。

虽然扳回一城,周晋珩却开心不起来。戒指还在怀里捂着呢,如今他的套路已经被易晖看清了,要想出其不意简直难如登天。

思来想去,决定带易晖去坐摩天轮。

易晖喜欢摩天轮,二话不说就点头同意了。

车子开到郊区游乐园已是傍晚,赶上最后一波进园。摩天轮下排着一条稀稀拉拉的队伍,未做任何防护措施的周晋珩站在队伍中,很快引起周遭人的注意,不多时就有大胆的姑娘举着手机跑过来拍照。

两人并排而立,易晖小声说:“小林等下又要来电话了。”

周晋珩表面浑不在意,插在裤兜里的手紧紧捏着戒指,手心已经出了一层汗。

怕的不是被人发现,也不怕小林兴师问罪。说出来恐怕没人信,即便已经领证合法,十拿九稳、胸有成竹什么的还是与他无关。

去年站在门外眼睁睁看着易晖把他送的东西丢出来,盒子被打翻,戒指滚落在地,这一幕给了周晋珩不小的打击,让他至今仍心有余悸。

排了不到半小时就到他们了,进到密闭的轿厢里,周晋珩魂不守舍地坐下,安静一直维持到易晖碰了碰他的胳膊:“想什么呢?”

轮盘转得很慢,他们乘坐的轿厢刚开始升空,眼看离最高点还有一段距离,周晋珩答道:“没什么。”

升到一半就开始发慌,大脑飞速运转,琢磨着该用哪只手递戒指,要不要单膝下跪,还有说点什么好。

易晖肯定会接的,可是求婚已经那么简单随便了,戴戒指这个环节至少得特别一点……不如干脆举办一场婚礼吧,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可能更……

“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易晖又问。

周晋珩一惊,下意识反驳:“没啊,没有。”

这下可好,好不容易酝酿出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轿厢缓缓上升,口袋里的戒指都快焐出火,周晋珩无奈放弃,甚至开始琢磨下一次应该安排在哪里。

与他相反,易晖心情不错,调侃道:“演技这么差,怎么拿的影帝啊?”

说的是周晋珩从视死如归到垂头丧气的表情。

易晖沿着口袋边沿伸手进去,把周晋珩握拳的手拽了出来,去掰他的手指。

周晋珩心知露馅,不过若是诚心想躲,用力攥拳即可保证易晖一根手指都掰不开。可他不想,便由着易晖掰,露出躺在手心的戒指。

“拍戏的时候不会这样……”周晋珩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懊恼,顾左右而言他,“再说我靠脸,你又不是不知道。”

易晖从他手心里拿出戒指,指尖轻轻拂过戒圈上刻着的两个人的名字,面上再也掩不住笑容,咧着嘴把戒指又放回周晋珩的手心:“那现在可以请英俊潇洒的周影帝先生帮我把戒指戴上吗?”

准备好的腹稿忘了个干净,周晋珩一时分不清再次轻松成功带来的的冲击力比较大,还是易晖主动要戴戒指的冲击力更上一层楼。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把素白的戒指小心翼翼地推到无名指指根,周晋珩定定地望了一会儿白皙无暇的手,随后低下头,虔诚地亲了亲他的手背。

周晋珩那只戒指是易晖帮戴的,戴上后易晖也牵起他的手落下一吻,刚好在曾被烫伤的位置。

亲完叹了口气,过来人般地道:“都是当老公的人了,以后不要再做傻事啦。”

轿厢越过顶点开始下降,离地面还有不近的距离,就看到下面围了一堆人,其中年轻女孩居多,都是闻讯赶来看明星的。

从前易晖就为周晋珩人气高、拥有众多粉丝感到自豪,这会儿也不例外,只是多添一份担忧:“她们知道你结婚了,会不会脱粉啊。”

周晋珩无所谓道:“脱呗,我靠实力吃饭,只在你面前靠脸。”

了却一桩心事,语气中尽显嚣张得意,跟刚才紧张兮兮不敢掏戒指的周晋珩判若两人。

易晖又想笑,强压嘴角道:“哦,有你这样既帅又有实力的偶像,他们好幸福。”

难得被易晖夸,周晋珩却没有翘尾巴。他无预兆地前凑,一手扣住易晖的后脑勺,吻上他的唇。

摩天轮的彩灯疏忽亮起,在一片璀璨辉煌的灯火中,在地面人群爆发的惊呼声里,易晖听见周晋珩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有你,他们没有。”

我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作者有话说:

省略部分指路小号@正在起飞请稍后 番外苦手星人来晚了……大家七夕快乐!

余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第15章《落池》番外4:睡美人《隐衷》提前小剧透,喜欢的请收藏本站,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feihui.chijixs.com/7284425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h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